Solvency II定量影响测试演变概述及对我国偿付能力建设的建议

来源:澳门金莎官网发布时间: 2013年03月06日浏览次数:

  【作者:陈东辉 沈强 史翔】

  2009年4月22日,欧洲议会批准了偿付能力2号(Solvency II)指引,并计划于不久的将来正式实施。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国的保险行业监管也由原来的市场行为监管转变为偿付能力监管,同时,市场竞争的加剧,风险状况的多变,投资渠道的拓宽,都在促使我国监管机构要充分借鉴国外经验,积极思考偿付能力监管的转型。

  一、量化测试背景

  在Solvency II的发展过程中,量化影响测试(Quantitative Impact Study,QIS)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作为Solvency II项目的一个部分,原欧洲保险与企业年金监督官委员会(CEIOPS)进行了五次大规模的量化测试,以考察定量监管要求对保险公司经营及偿付能力水平的影响,作为制定执行Solvency II的具体准则的主要参考因素。

  同时,Solvency II相较Solvency I的革新内容也是各次量化影响测试所讨论的核心要素。一是推行以风险为基准的偿付能力资本需求,Solvency II不再延续I里一刀切的资本需求测算方式,引入了偿付资本需求(SCR)和最低资本需求(MCR)这两个概念;二是全面考虑保险市场主体所面临的风险,即从资产和负债两个层面对风险进行考虑,并与当前会计准则接轨,即推行市场一致性的资产负债评估方法,进而影响到公司用于应对风险的资本 -- 自有资本(Own funds)和准备金(Provision)的评估测算;三是引入了“自身风险和偿付能力评估”原则(ORSA),意为推行公司通过内部模型(Internal Model)对自身风险状况进行测算的理念;四是强化了对集团监管的概念,分析集团(Group)的内部风险分散化效果对其偿付能力的影响。下文将从QIS1-QIS5的进展维度,就以下要素,特别是SCR和MCR两个关键要素发生的变化做简要概述。

  二、五次量化测试演变

  整体而言,从QIS1到QIS5这五次量化测试演变,每一个QIS都会就前述的一个或多个要素进行建模、实施、测算并获取反馈,并针对参与公司反映的各种问题在实践过程中进行讨论和验证,最终找到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来应对问题,从而达到Solvency II最终在欧洲实现监管统一的目的,将以风险为基准的偿付能力监管模式应用于每一个成员国公司。

  1、QIS1引入了准备金评估的新方法。在QIS1中,将准备金由谨慎性评估转变为使用最佳估计附加风险边际的方法进行测算,同时确定了Solvency II测算的基本框架,并就一些细节问题如测算方法、参与公司情况进行了探讨。

  2、QIS2主要针对SCR的测算引入了模块化结构。在QIS2中,CEIOPS将SCR的测算分为6大风险子模块,同时首次全面针对各个要素进行探讨和测算:资产负债评估方面,CEIOPS对资产的评估要求使用市场价值计量,负债仍使用本地方法;同时,QIS2引入了准备金评估中风险边际的两种测算方法(分位数法和资本成本法)并通过新旧两种方法对MCR进行测算。

  3、QIS3首次对自有资本进行了原则性导向的定义,并初步关注集团层面的偿付能力。在QIS3中,CEIOPS将自有资本定义为可用于缓冲风险和吸收损失的资本,并将其分为3层,根据其不同的损失吸收能力,确定其可被认可的程度。同时,QIS3也对其他要素的定义做了相应改进:资产负债评估则继续向市场一致性方法转变,但部分不具流动性的资产和负债仍然使用谨慎性原则进行评估;针对SCR和MCR的测算,CEIOPS则是对其中的一些模块进行了改进和修正。

  4、QIS4则是历次量化测试中最重要的一次,其首次就市场一致性评估方法进行了全面推行,并对自有资本进行了定量化细分,引入了两种方法对集团公司的偿付能力进行测算。在此次量化测试中,CEIOPS正式要求对资产和负债的评估均使用市场价值进行评估,同时引入了市场测评方法和模型测评方法,以针对不同特性的资产和负债进行测算,使准则尽可能地与国际会计准则接轨。同时QIS4就自有资本的三层结构进行了明确定义,并将其分为基本自有资本和辅助自有资本两大模块,对其中细项的归类及应用进行了深入讨论。在集团公司偿付能力测算方面,QIS4引入了会计报表合并法和扣除汇总法进行测算,同时其还就准备金、MCR的评估进行了简化计算,并对SCR的风险模块进行了较大调整,将结果与使用内部模型测算的结果进行分析比对。

  5、QIS5是在QIS4的基础上,将重心由各要素的界定转为对集团偿付资本需求与个体公司偿付能力资本需求区别的研究,并对各核心要素的定义、测算细节部分进行了明晰和改进,最终形成了即将实行的Solvency II的雏形。在要素方面,QIS5对准备金评估引入了非流动性溢价对贴现率的调整考虑;SCR中的部分二级子模块发生变动;MCR则对简化参数进行了调整;在集团偿付能力测算方面,QIS5在QIS4的测算基础上,给出了一种综合性的测算方法,充分体现分散性效应在集团偿付能力中的影响。

  三、对我国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的启示

  1、多次测试,真正做到有理可依、有数可循,切合中国国情

  五次量化测试的演变明确地描绘出了欧洲监管者构建针对保险公司自身风险模式,基于市场一致性评估的保险行业偿付能力监管架构的蓝图。同时,我国的偿付能力制度改革是一场根本性的革命,对保险业内外部环境都将产生重大和深远的影响。这就要求中国保险业在制度的制定过程中,学习欧盟的先进经验,在基本框架和备选模型方法基本确定的前提下,应充分利用行业数据,多次反复进行全行业大范围的定量影响测试,令模型结果准确反映行业风险水平,建立科学的参数标准。同时使政策制定者和监管者可以得到及时的反馈,真正做到政策制度拟定、修改、最终制定有理可依,有数可循,真正做到切合中国国情,最终找到一条适合我国保险监管发展的道路。

  2、高度关注偿付能力资本要求量化标准,更准确反映风险水平

  SCR的测试是监管部门及保险公司关注的焦点,其计算结果被认为是欧盟偿付能力监管的重要参考指标。目前我国已正式启动国内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建设工作,其中最核心的任务依然是SCR模型的设计。

  SCR在Solvency II的演变过程体现出的欧洲管理保险业管理者的主要指导思想如下:1、基于风险(risk-based)的监管要求,SCR的计算采用模块化结构,利用不同的风险(子)模块对保险公司可能面对的全部风险分类考虑及测算相应的资本要求;2、鼓励更好的风险管理措施,即风险管理良好的公司其SCR的要求会相对降低;3、争取更多企业,特别是小企业的参与,在历次测试中,充分借鉴了各参与测试公司的反馈意见和建议,确保其规则的适用性。

  欧盟Solvency II的突出特点就是在计算偿付能力资本要求时,采取了基于风险的模块化方法,事实证明,资本需求应与保险个体风险特征紧密相关,风险越高,资本需求也相应越大,基于风险构建偿付能力资本要求还可以鼓励保险业实施更好的风险管理措施。我国第二代偿付能力制度建设可参考欧盟的基于风险模式及模块化结构,合理测算偿付能力资本要求和最低资本要求,全面客观公正反映行业实际的风险水平。

  3、阶梯式的监管方式更有利于风险防范,应充分考虑对现有规则的冲击

  作为最低资本需求,MCR与SCR一同构成了两个层次,形成了阶梯式的监管框架。作为公司在破产条件下财务状况恶化的缓冲基金,MCR的引入使得监管前置,有利于监管者及时发现问题、采取行动,避免公司破产而给被保险人造成的危害。这种阶梯式的监管方式可为我国偿付能力资本需求制定提供一个方向。

  我们应该预判到最低资本新标准势必会对行业环境、企业经营策略产生深远影响,甚至会出现与现有法律法规产生矛盾之处。例如,我国目前的《保险法》关于“经营财产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当年自留保险费,不得超过其实有资本金加公积金总和的四倍”的规定。按照新标准计算得到的资本与自留保费的比例如何与现行法律对接,如何权衡是规则制定过程中需要特别关注之处。借鉴欧盟经验,建议开展过渡性测试,在对行业现状充分了解的基础上进行后续规则确定,实现顺利过渡。

  (陈东辉,中国人保财险公司精算总监,电子邮箱:chendonghui@picc.com.cn;

  沈强,中国人保财险公司精算/产品开发部准备金管理处处长,电子邮箱:shenqiang@picc.com.cn;

  史翔,中国人保财险公司精算/产品开发部船货及农险精算处业务主管,电子邮件:shixiang@picc.com.cn)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