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状况、经济发展与自然灾害

来源:澳门金莎官网发布时间: 2015年03月17日浏览次数:

  毛睿德(Rade Musulin)

  前言

  美国由于在易受飓风侵袭的地区进行大规模开发建设时没有充分考虑未来的发展将如何影响减灾融资成本,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融资成本上升,以巨灾模型为表现的对于风险的关切度上升,这导致了保险价格的迅速变化,从而造成了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

  中国在《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指导下也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开发建设。新国十条提出“将保险纳入灾害事故防范救助体系”,这将刺激保险深度的增长。

  上世纪后半叶的佛罗里达与本世纪初的中国颇为相似。希望中国能够汲取佛罗里达的经验教训。在开发建设所造成的影响之外,也要考虑气候变化对台风活动的影响。

  本文原发表于美国精算研究院(AAA)的Contingencies杂志,由于篇幅所限,在ReAct上做了一定的删减,原文可见

  http://actuary.org/files/DemographicsDevelopmentDisasters_Mandarin.pdf

  经济发展与损失

  上千年来,灾难造成的严重死伤一直都是一个重要话题,但在较发达的地区已经有很多方法来减少人身伤亡。这些方法包括更严格的建筑规范、更加先进的气象工具、强大的热带气旋计算机模型和对地质变化过程更深入的理解。随着死亡率的降低,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就变得更为显著。

  这意味着经济的发展可能带来更好的防范灾害的方法,也将减少灾害死伤的人数。经济效应会变得更加显著,也反映了高度的经济一体化以及更富裕的人民要求补偿财产损失的趋势。但是,在规划新的开发建设时,政府如何确定在减灾方面的最佳投资水平呢?通常来说,如今的建筑技术规范关注单个建筑结构的完整性、建筑内人员的生命安全、建筑成本,而这三项指标都是在以现今的视角来制订而应用于建筑物的整个使用年限。这样可能会带来不当的减灾投资决策,因为在建造时我们不知道五十年后周围会有多少以及什么样的其他建筑,我们也无法确定地知道现今的气候条件是否到那时并没有发生大的改变。

  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是否会对台风活动等损失成因产生影响是一个充满着不确定性的话题,那么,对未来状态采取随机性的(stochastic)而非确定性的(deterministic)观点就更为合理。

  气温或降雨量这些气候指标的变化对于自然灾害所造成的损失有着多重影响。那些鼓吹使用激进方法去抑制全球变暖的论者往往会假定但凡是关键气候度量指标(例如记录在案的全球平均气温升高)的急剧变化都会导致更大的自然灾害损坏。然而,除了海平面上升,其他气候指标的变化既有可能扩大灾害带来的损失也有可能减少灾害带来的损失。在很多事例中,不同气候变化的驱动可以引发一些相对的作用来彼此抵消。

  我们来看一下北大西洋沿岸的飓风活动情况。一方面,水温上升会增加水分的蒸发,进而促进雷暴活动,而雷暴活动是飓风形成的主要驱动力;另一方面,空气温度的上升被认为和西非撒哈拉区域的荒漠化相关,大量的干燥空气相结合减少了东大西洋佛得角区域的雷暴活动。这两个相反的作用力究竟会增强还是削弱主要飓风的形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应当认清气候变化的过程是非常复杂的。这些过程的组合最后会趋向于非线性的发展,即初始值中一个微小的改变有可能引发输出结果的剧烈变化。

  由于这种不确定性,当我们制定今天的建筑规范时,必须考虑一系列可能发生的未来情况。

  竞争者还是合作伙伴?

  自然灾害对经济的影响可以用很多方法来解决,例如政府部门的救助或者保险体系的赔付。政府救助常常以灾后拨款的形式出现,这种做法不能在损失造成之前就为赈灾聚集资金,难以释放恰当的关于减灾的经济信号,使资金分配机制的清晰度降低,还可能导致政府财政预算的极度困难。保险体系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一种机制,这种机制下保险公司收取可以反应风险大小的保费,根据合同来赔付,以及通过收取保费和购买再保险在灾前预先准备所需资金。保险体系还有一层好处,即其能够汲取外部资源以帮助本地经济。

  然而私有板块保险的解决方案也存在问题。政府可以发行债券并在一个很长的期间内偿还,而会计规则阻

  

碍了保险公司像政府这样通过时间差来分散损失。结果,这种在灾前进行融资以解决可负担性问题的有效工具无法被私有板块的保险业所采用。同时,由于竞争、定价以及逆向选择,使补贴难以在私有板块的运营中存在。从总体上来看,这对于经济效率和损失的最小化是有益的,但是这也常导致种种问题,例如保险的承保能力,以及保险公司出于成本考虑减少承保范围从而使得无人购买保险或无保险可买,等等。

  许多发达的经济体依赖保险体系来为一大部分自然灾害损失提供资金并且在整个经济体内进行风险分散。相应的,保险体系通过再保险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分散大型灾难的损失。对再保险公司来说,每一个区域代表的风险暴露水平不同,影响着其所需的资金量的大小和成本的高低。一个地区的风险暴露由很多因素推动,例如自然灾害的本质、建筑质量、灾害路径上的人口数量大小、财富多少、保险深度高低,等等。

  越是有可能会遭遇保险损失的地区越需要支付更高的再保边际(预计的损失赔偿额与保单总成本之间的差额)。在当下,佛罗里达是一个峰值区,而中国不是。这反映了这两个区域在潜在保险损失方面的不同。佛罗里达的再保险成本高,而中国的再保险成本相对较低。这不是因为中国的严重自然灾害少,而是由于中国较低的保险深度和佛罗里达较高的保险深度以及财富值的差距。然而随着中国在未来几十年的经济增长,人口因素(包括增长的财富值、城市化进程、更高的保险深度)将会对风险转移造成很大的成本上升压力以及潜在的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后果。

  从佛罗里达学到的教训

  人口因素在推动自然灾害成本方面所展现的力量在佛罗里达的历史上是显而易见的。佛罗里达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从一个大体上来说不发达的农业州成为世界自然灾害损失的峰值区之一。这种转型受到四个因素的推动:极高的灾害风险暴露、在过去几十年间进行建设项目时缺少先进的度量风险的精算工具、财富增长期的快速开发以及在减损方面所作投资的缺乏。

  在佛罗里达的快速发展期,精密的计算机建模还没有出现,而同时期的飓风活动远低于长期平均值,导致了对于风险的严重低估,从而使得保险公司以极其宽松的条款和低廉的价格提供了超出他们能力之外的保障。这也导致了快速的开发和在减损方面所作投资的缺乏。

  佛罗里达在1992、2004、2005年都经历了严重的飓风灾害,造成了大规模的保险市场混乱、由消费者带来的政治骚动以及政府的介入。关于财产险的议案主导了2006年州长竞选和立法机构选举的话题。最近几年的佛罗里达也经历着持续不断的动荡,包括广泛的公众对政府官员的怒气、州立巨灾基金无法兑现其对保障能力的承诺、保险公司退出市场、关于费率调整的立法、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危机。总而言之,佛罗里达是一个绝佳的案例来研究当自然灾害易发区在经历人口和财富快速增长时所产生的变化。

  下一个佛罗里达?

  亚洲的一部分地区(尤其是中国)也具备这些导致佛罗里达的问题的因素:经济发展提升了人均财富值,人口正在从广泛分布的农村地区转移到更加集中的城市,其中不乏灾害易发的地区。

  中国还存在着另外一个因素:处于较低水平的保险深度。当前,只有很小一部分自然灾害经济损失被保险 所覆盖,汶川地震中极低的保险损失就是一个证明。低保险深度使得中国的保险公司在国际市场上拿到了相对较低的再保险价格,因为中国的保险风险可以被其他众多国家地区分散。如果中国的保险额度在未来几十年中大幅增加,那么中国潜在的保险损失将会急剧上升,尤其是在城市化和经济发展相结合的影响之下。这些因素将会对减灾融资成本造成上升压力。

  减损

  当我们研读人口状况的趋势对保险成本所造成的影响时,最重要的启示也许是在对减损的投资方面。

  一直以来,建筑技术规范都致力于关注生命安全和/或保护单个建筑中的财产(基于当期人口状况或气候状况)。工程师们制定出技术标准,而这些标准却常常在宏观层面上没有关注减灾活动的经济价值。虽然建筑规范关乎建筑结构在其生命周期内抵抗损失的能力,但却一直被认为仅仅是工程领域的问题。极少有规范会将当前或未来的风险融资作为经济问题来明确考虑。

  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层次来看待减损活动:

  ?确保生命安全——避免伤亡的发生

  ?保护个人财产——最大程度地减少灾害对单个建筑可能造成的损失。

  ?管理整体经济影响——集中关注对整体经济和对社区恢复能力的损害。简单地说,风险度量必须将空间和时间的因素都包括。

  中国以及有着类似情况的国家应该考虑减损举措的经济标准,其核心是基于建设工程整个生命期的预期减灾融资成本所决定的最佳投资水平。有更高潜在发展空间的区域将需要额外的投资以防范灾害。如果上世纪六十年代佛罗里达的人们能够用这个方式来思考的话,那么九十年代佛罗里达出现的问题可能会减少。

  未来的气候变化

  

关于未来的气候变化,有一系列可能的场景。保险行业使用的巨灾模型可以在适当调整后进行一系列未来气候变化的模拟,这些模拟之后便可以合并成一个以合理的概率反映出多种观点的模型。用于开发经济资本模型的软件可以用于模拟一系列反映了多种人口状况、气候和土地使用成果的未来情景,再融合能同时反映期望损失和风险负荷的定价技巧,我们便可以测试反映一系列未来状态的各种减损策略。这种做法可以帮助公共政策制定者在寻找最优减损投资计划时恰当地平衡成本与预期的财务收益。

  历史会重演吗?

  本文中讨论到的各种趋势将会影响到保险公司、再保险公司和政府部门。保险公司将会看到风险融资成本随着人口状况的大幅度变化而持续不断地变化。如果他们在一个正在向峰值状态演进的区域运营,再保险公司、政府、评级机构将会给予其更多的关注和审查。保险公司不得不去适应这种状态,而必须做出的改变是需要时 间来完成的。这些转变包括IT系统、信息收集系统、内部控制系统、定价方式等。同时,再保险业和资本市场将需要提供更大的容量并且要关注新兴市场的业务。政府则需要重新考虑他们如何介入建筑规范和减损举措。减损策略需要很长时间来逐步实现,而且它们的益处也并不会很快就显现出来。

  那么历史是否会重演呢?新的技术,例如巨灾模型、卫星、互联网都为管理未来的保险热点区域提供了便利。政策制定者可以从佛罗里达这些地区的历史中吸取教训。不管怎样,中国在未来几十年都将经历重大的变革,如果从今天开始就为未来做考虑,那么便可更好地避免负面后果的发生。就保险行业来说,可以通过研究损失的本质、公共和私有保险体系的潜在作用、佛罗里达的教训、未来人口状况的变化和现在行业中已有的有效工具来为减灾减损作出强有力的贡献。

  (毛睿德(Rade Musulin),ACAS, MAAA,北美产险精算学会(CAS)亚太区代表。)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